小說中文網 > 諸天神話聊天群 > 第118章 驟然反水

第118章 驟然反水


  “哈哈,好,好!可惜此時非是在京中,否則我必要筵請上那些個老家伙,好讓他們見識,老夫衣缽后繼有人,更甚他們徒子徒孫百倍!

  偶得佳徒的喜悅,連帶著心中愁緒都沖淡不少,常威郁郁寡歡多日的面上也難得多了幾分笑容。

  但很快,念及無故與自己斷了書信往來的老友,以及宮闈之中至今仍不知安危的天子,老御史才掛上的笑意又霧靄似的消散殆盡。

  良久一聲長嘆,千般話語到了嘴邊凝噎。

  “老夫平生不愛財色,家宅除了藏書千卷,卻是再沒有什么相與你的!

  “那些經義雜說都是老夫親自通閱批注的,于學業或許有所幫助,如若老夫此行不測,便全送與你留作紀念罷,也算我這個不稱職的師長唯一能為學生做的……”

  常威話語間蕭索難掩,隱隱卻是已經有了托付后事的悲觀之意。

  寧采臣張張嘴,有意想要勸慰這位自己新認的師長。

  然而但見常威驟然轉過身子,大步流星地走到馬鞍前,翻身而上,再回過神已是又換回先前那副雍容沉著的模樣。

  只是眼眸里尤有點點星火,卻是無論如何也掩飾不住地往外迸濺。

  “老師……”

  寧采臣遲疑著試圖詢問,反被常威未卜先知似的制止了動作。

  “我知曉你的意思,只是怎么說老夫也已經過了知天命的歲數,生死不放心上!

  “余生所欲,不過國泰民安,圣天子垂拱而治罷了!

  “可如今朝綱紊亂,奸佞當道,此處離京都不過十余里,尚有妖魔為亂,更無論天下,百姓何其苦也?”

  “天子,天下萬民之父也,何以私一人而棄萬民?!”

  “此番入京,老夫早就已經抱好了覺悟,若是能以區區一己之殘軀,還天地寰宇一份清白,也不枉我在世間走上這么一遭!”

  “吾意已決,寧生莫要再勸為師了!

  寧采臣一陣沉默。

  雖然不過短短數日的接觸,但不得不說,這樣一位心懷大義,死板卻不迂腐的大儒,還是很容易讓人心生好感的。

  尤其是君王無道,明知道朝中那妖僧法力滔天,卻仍舊不畏生死,甘愿舍了半朽殘軀,為天下萬民諫言逐佞。

  這份忠貞之心或許在聊天群的眾人看來不免有些迂腐,卻是一位鉆研了一輩子程朱之道的大儒,受限于時代,依然身體力行交出的完美答卷。

  “弟子謹命!”

  攏住寬大的儒袍,寧采臣認認真真向對方行了一禮。

  不止是尊師,更是敬重那份“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的無畏,敬重那份踐行了一輩子信仰理念的堅守。

  “大善!”

  常威撫須長笑,卻是明了胸臆后說不出的暢意瀟灑。

  “時不我待,此地離禁中不足半日之程,還需勞煩諸位再忍將一番!

  “老夫倒是越發迫不及待見上那位普度國師一面,問問他如此行事,究竟是所欲哪般?”

  揮鞭駕馬,眼見一行人就這么向著最后的目的,那座威嚴莊重的紫禁城進發。

  ……

  另一邊,紫禁城金鑾殿。

  這一日早朝散后,滿朝文武漸漸離去,然而殿內卻絲毫沒有顯出空曠寂寥的景象。

  更多的小黃門涌入,手中或是端著盆缽壺盂,內里還盛了某種黑褐色泛紅的不明液體,散發著莫名刺鼻的異味。

  御座前,正德天子一臉厭惡地揮袖捂住口鼻,身旁兩名老者一左一右侍立。

  見到殿中小黃門們正在賣力地上涂抹著那種不明液體,時不時還有國師子弟站出來矯正他們勾勒描繪的圖案。

  “國師,你確定這東西能夠幫助朕飛升?朕怎么覺得這種污濁不詳的東西,怎么看也不像是有那副功用?”

  正德天子向左首偏了偏腦袋,裝作無意地抱怨道。

  那里一位身披禪衣,渾身如金粉敷之的老和尚靜默立著,手里還握著一把法杖的,正是普渡慈航。

  “陛下身上有王朝氣運與祖宗愿力加持,是福報也是桎梏,大道順承感應,卻是斷斷不可能尋得那遁去的一線天機!

  “唯有在這金鑾殿中,以陰仄不詳之物,混上三千童男童女靈氣尚未散盡的鮮血,陛下方可脫去桎梏,借助國朝氣運,得道超脫!

  聞言,普渡慈航也不因被質疑而生出惱怒,耐心回頭笑著解釋道。

  只是眼眸深處,這份笑意卻是顯得頗為意味深長,帶著些許不懷好意的味道,卻又被很好掩飾了過去。

  “是這樣啊,真是麻煩國師了!

  正德天子爽朗地笑了兩聲,似乎不疑有他。

  而在他右首背后,面白無須的莫問道卻是始終一臉陰沉,警惕地對著普渡慈航,絲毫沒有半點懈怠的意思。

  “對了,若是此事成了,國師所為可謂仙朝首功,不知國師想要問朕要什么賞賜?”

  已經開始暢想成仙后的美好愿景,正德天子甚至連仙朝二字都不知不覺用上。

  “為陛下分憂,乃是為人臣子的本分,貧僧本是鄉野粗鄙之人,得蒙天子寵幸,掌握權柄,已經是最好的賞賜,豈敢再有所求?”

  普渡慈航依然謙遜如舊時,似乎那位權傾朝野的大國師根本不是他一般。

  “哈哈,國師說的也是,妄圖借著朕的天子龍氣與大明國運一朝化龍,這偌大王朝確實再沒有什么能讓你看的上眼的!

  正德天子笑得很是自然,口中所言卻是讓普渡慈航剛要附和的微笑頓時僵在臉上。

  “陛下所言,貧僧聽不太……”

  功敗垂成之際,普渡慈航僵硬著一張臉,努力想要否認。

  “呵呵,你那兩名心腹手下都已被朕策反,將你圖謀不軌一事都告訴了朕,你還有什么好狡辯的?”

  “來人,與朕誅殺此獠!”

  還在普渡慈航已經意識到不對,開始動手之前,正德天子猛地抓起手邊玉璽,又從袖中摸出一道明黃御旨,看也不看并印了下去。

  頓時,有不妙的感覺涌上心頭,普渡慈航只覺王朝氣運的反噬鋪天蓋地而來,與之一同出手的,還有早就醞釀好殺招的莫問道。

  ……


  (http://www.gkpgrv.live/html/95/95833/48813188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gkpgrv.live。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com
660678王中王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