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全民女神:重生腹黑千金 > 111:王清來找

111:王清來找


  宴會快結束的時候,顧長云找到傅蘭深。

  穆青璃見顧長云好像有話要單獨對傅蘭深講,便笑著道:“七叔,顧二哥,你們聊,我去一下洗手間!

  “嗯,你去吧!备堤m深微微頷首。

  顧長云看著穆青璃的身影,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七爺,這小丫頭不是你的干妹妹嗎?怎么轉眼又叫上七叔了?”

  “情趣!备堤m深薄唇輕啟。

  “啥?”顧長云蹙眉,“你說什么?我沒聽清!

  “你來找我應該是有話要說吧,”傅蘭深轉眸看向顧長云,語調低沉,“快說吧,我時間不多!

  顧長云接著道:“宴會還有很長一段時間才結束呢,七爺你那么著急回家做什么?”

  傅蘭深言簡意賅,“璃璃明天還是要上學!

  聞言,顧長云瞇了瞇眼睛,他怎么覺得,這句話好像有些不太對勁。

  這傅蘭深,是不是對這個干妹妹,有點關心過了頭?

  “快說!备堤m深低眸看了眼腕表。

  顧長云這才反應過來,“七爺,我覺得你可能對我那個新妹妹有什么誤會,我剛剛去試探過她了,她并沒有表現出任何不正常的地方!

  “是嗎?”傅蘭深的臉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聲音也很淡。

  顧長云點點頭,“嗯!

  傅蘭深接著道:“那她的演技一定很好,居然連你都騙過去了!

  顧長云立即反駁道:“我們看得出來,她不是演的!

  傅蘭深緩緩燃了一支煙,“到底是你們顧家的家事,按理說,我不應該多嘴的,但是,認女事關重大,我還是希望你們能謹慎一些,切勿給身邊的其他人帶來傷害!

  薄薄的煙霧給他來了幾分不真實感。

  顧長云點點頭,他明白傅蘭深話中有話,就是不知道,他到底在懷疑什么。

  就在這時,穆藍珂挽著王清從樓上走下來。

  “蘭深!

  傅蘭深禮貌的點頭,“阿姨!

  王清拍了拍穆藍珂的手,“阿珂你去那邊玩,我有些話要跟蘭深說!

  “嗯!蹦滤{珂點點頭,抬眸看向傅蘭深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最終什么也沒說,就往那邊走去了。

  王清這才抬眸看向傅蘭深,“蘭深!

  傅蘭深禮貌的道:“阿姨請說!

  王清在心里斟酌著用詞,“阿姨從小跟你媽媽一起長大,情同姐妹,無話不談,看待你就跟看自己的孩子一樣,有些話是因為不見外,才對你說的!

  “嗯!备堤m深點點頭,“阿姨您有話直說就行!

  “那阿姨就直說了!

  “嗯!

  王清接著開口,“俗話說,知人知面不知心,那個穆家小丫頭,你要小心一點,她遠沒有你看上去那么簡單!

  傅蘭深抬手將煙蒂掐滅在煙灰缸里,“阿姨您一向都不是那種在背后嚼舌根子的人,璃璃的人品,我比您清楚,而且,您才見過她一面,能對她有多深的了解?您是不是對她有什么誤會?”

  王清笑著道:“我跟她之間能有什么誤會?瞧你這孩子說的,難不成我這么一把大年紀了,還非得跟一個小丫頭過不去?咱們顧傅兩家這么多年的交情了,我只是不希望,你們被一個小丫頭耍的團團轉而已,論心機,這里可能還沒人能比得過她!

  最后一句話,說的就有些難聽了。

  傅蘭深神色不變,語調定定,“說到心機,我倒是覺得,阿姨您家剛認回來的女兒,更勝一籌!

  “蘭深,你這話是什么意思?”王清臉色一變,這么多年了,傅蘭深還沒有跟她變過臉,這是第一次。

  而且,他居然說阿珂是個心機女!

  這讓王清怎么忍?

  傅蘭深怎么能拿她的阿珂,跟穆青璃那種心機女對比呢!

  這孩子真是太不知好歹了,自己好心提醒他,倒反過來被他教育一頓。

  傅蘭深淡淡一笑,“阿姨您是什么意思,我就是什么意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王清被噎得半天都說不出一句話來,臉色難看的很。

  看來這穆青璃還真不是一般的小角色,這才幾天,傅蘭深就這么向著她了!

  王清好半天才緩過來,“你這孩子,阿姨是好心提醒你,別被那種城府深的心機女給騙了,你可倒好……”

  不等王清說完,傅蘭深就直接打斷她的話,“恕我直言,您還沒有資格在背后對璃璃評頭論足!

  王清氣得臉都白了,傅蘭深不再看她,余光瞥到宴會廳那頭的一個身影,提步往那邊走去。

  穆藍珂走過來攔在傅蘭深面前,面帶歉意的道:“七爺不好意思,我媽她對五姐可能有什么誤會,她若是說了些什么,您千萬不要介意,我在這里代她跟您道歉!

  穆藍珂誠意十足,但是非常遺憾,她并沒有感動到傅蘭深,傅蘭深甚至都沒有多看她一眼,直接繞開了她,穆藍珂看著他的背影,不甘的咬唇。

  重活一世,她怎么就沒想到,提前一步勾搭上傅蘭深呢!倒讓穆青璃這個小賤人捷足先登了!

  也不知這個小賤人到底給傅蘭深灌了什么迷魂藥。

  幸好,她還有顧家這棵大樹可以依靠。

  她相信,她想要的一切,顧家都會給她的。

  “別得意太早,你是斗不過穆青璃的!蓖蝗,穆藍珂的身側響起一道清麗的女聲。

  穆藍珂微微皺眉,回眸便看見了一張熟悉的臉。

  是……穆綠珠。

  穆綠珠還是跟以前一樣,穿著簡單的小禮服,臉上化著淡淡的裸妝,給人一種很清純的感覺,也很符合她大藝術家的人設。

  “你怎么來了?”穆藍珂斜睨她一眼。

  她已經不是從前那個需要事事看穆綠珠眼色的穆藍珂了,這種時候,她當然不需要在穆綠珠面前偽裝。

  穆綠珠不過是個藝術家而已。

  她可是顧家大小姐!穆綠珠拿什么跟她比?

  穆綠珠輕笑一聲,眼底皆是譏誚,“你還以為你真是顧家大小姐呢?你不過是個替代品而已,只要穆青璃想,她隨時能拿走你的位置!

  穆藍珂臉色一變,“我聽不懂你在說什么!

  這是怎么回事?

  穆綠珠是怎么知道這件事的?

  究竟還有多少人知道真相?

  說不驚慌,那是假的。

  但穆藍珂還是強迫使自己鎮定下來。

  穆綠珠附到穆藍珂耳邊,壓低聲音道:“聽不懂沒關系,六妹你心里清楚就行了!

  “你想怎么樣?”穆藍珂抬眸看向穆綠珠,眼底皆是警惕。

  穆綠珠溫婉一笑,伸手拉住穆藍珂的手,“六妹妹放心,我是來幫你的!

  穆藍珂沒說話,就這么審視著穆綠珠。

  穆綠珠接著道:“我要是想揭穿你的話,就不會等到現在了,六妹,我們合作吧?”

  “你憑什么讓我相信你?”穆藍珂抬眸看向穆綠珠

  穆綠珠勾唇一笑,“就憑……我們都有共同的敵人!闭Z落,她接著道:“我有辦法讓你坐穩顧家大小姐的位置!

  “怎么說?”穆藍珂突然來了興致。

  “六妹你附耳過來!

  穆藍珂將耳朵湊過去。

  穆綠珠的眼底皆是得意之色,掩嘴在穆藍珂的耳邊輕聲訴說著詳細計劃。

  聞言,穆藍珂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強烈。

  一番話說完,穆綠珠主動朝穆藍珂伸出手,“六妹,咱們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蹦滤{珂伸手握住穆綠珠的手。

  **

  還沒等宴會結束,傅蘭深就帶著穆青璃辭別了顧海生,離開了宴會現場。

  兩人坐在后座,相顧無言,氣氛卻并不尷尬。

  經過一家路邊攤的時候,穆青璃忽然發現肚子有點餓,“周叔叔,麻煩你在前面的路口停一下!

  “餓了?”傅蘭深側眸看她。

  “嗯!蹦虑嗔c點頭。

  她在宴會上沒吃多少東西,就喝了幾杯果汁,此時看見窗外的路邊攤,那若有若無的香味從外面飄進來,她根本就頂不住……

  車子在前方路口處緩緩停下。

  穆青璃拉開車門,傅蘭深傾身同她一起下車。

  “七叔,您也餓了?”穆青璃抬眸看她。

  傅蘭深點點頭。

  穆青璃微微一笑,“那走吧,我請您吃,我想吃涼皮,您要吃什么?”

  “跟你一樣!备堤m深語調低沉。

  晚上的路邊攤非常熱鬧,吃夜宵的人也很多,賣涼皮的小攤上已經排起了不短的隊伍,“那我先去排隊買涼皮,您先去占個位置!

  “好的!备堤m深隨意挑選了一個沒人坐的空位,忍不住微微蹙眉,這里條件實在是太簡陋了,桌椅是折疊的,餐具是一次性的,餐巾紙是那種一大卷的,掛在架子上,誰要用就自己去拿。

  傅蘭深從口袋里抽出一方干凈的手帕,認認真真地擦拭了一遍桌面跟椅子,這才坐了下來。

  不一會兒,穆青璃就端著兩份涼皮走過來,她將其中一份涼皮放到傅蘭深面前,“七叔,這是你的,醋和辣椒你自己加!

  說完,她就熟練的加醋加辣椒拌起涼皮來。

  一股酸辣開胃的香味頓時便彌漫在空氣中。

  只是穆青璃剛吃了一口涼皮,她就微微皺眉,“糟了!剛剛忘記讓老板不要放胡蘿卜了!

  “胡蘿卜富含大量維生素,是好東西,挑食長不高!备堤m深淡淡開口。

  穆青璃反駁,“我又不是兔子!

  再說,她已經夠高了,難道要讓她長到一米八嗎?

  傅蘭深未在言語,長臂一伸,將自己那盤涼皮跟穆青璃面前的對換過來,“吃我的吧,我的胡蘿卜都挑干凈了!

  穆青璃看著那盤被挑的干干凈凈的涼皮,頓時豁然開朗,什么煩惱都沒有了,笑著道:“謝謝七叔,那我去給您重新叫一份!

  “浪費可恥,我吃你的就行!备堤m深語調淡淡。

  “可是,我的我已經吃過了!睋,傅蘭深有著深度潔癖。

  “放心!备堤m深突然抬眸,雙眸中倒映出的都是她的身影,“我不嫌棄你!

  穆青璃:“……”如果不是因為她知道傅蘭深是個gay的話,她幾乎都要認為,這人對她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了。

  兩人生的好,氣質又好,坐在一起就算什么都不干,就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一時間,不知道引來了多少食客的目光。

  在看看兩人身后的豪車,眾人均是面面相覷……

  開著勞斯萊斯來吃路邊攤。

  現在的有錢人都這么接地氣了嗎?

  司機小周坐在車內默默的看著傅蘭深吃完了整整一碗滿是辣椒油的涼皮。

  他這是瞎了嗎?

  小周揉了揉眼睛。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傅蘭深不是不能吃辣的嗎?

  愛情的力量真偉大!

  兩人吃完涼皮回到傅家已經是晚上的九點多了。

  穆青璃美美的泡了個澡之后,就換上睡衣躺在床上休息,意識已經進入了珍珠屋,研究著今天剛得到寶貝。

  觚。

  “這真是上古冥王之物?”無論穆青璃怎么看,也看不出來,這東西居然出自上古時代。

  【真的,真的!啃“桶筒恢涝诘皖^尋找著什么。

  好半晌,小巴巴才從角落里找到一本書,遞給穆青璃,【主銀,你結合這本《靈之力》看,肯定能參透這上古神器中的秘密!

  穆青璃隨意的翻了下這本書,皺著眉道:“這寫的什么,我完全看不懂!

  小巴巴接著道:【主銀你先不要著急,靜下心來,欲速則不達!

  穆青璃深吸一口氣,重新翻看這本書,這一次,倒是看到了不一樣的內容。

  “盤坐寧心,松靜自然。唇齒輕合,呼吸緩錦……”她開始盤腿而坐,紅唇輕啟,不自覺的念起這段口訣來,可能就連她自己都沒發現,她已經進入了狀態。

  就在這時,放在一邊的觚,周身發出淡淡的金光。

  一個又一個的字體從觚身漂浮出來,匯至穆青璃的印堂穴,最后順著印堂穴鉆入她的體內,這些字若是連在一起的話,便是一篇靈力心經。

  小巴巴知道以穆青璃的資質,她是肯定能參透這觚中的秘密的,只是沒想到,她居然這么快就能人觚合一。

  這也太變態了吧?

  如果不是怕打擾到穆青璃的話,小巴巴簡直就想尖叫出聲。

  穆青璃的意識此時正處于一片虛無之中,她的周圍被一整片發光的字體所包圍住,她跟著這些字體提示,一步一步的打開了靈力的大門。

  順利突破一級靈之力。

  二級。

  三級。

  穆青璃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輕,五感也越來越靈敏,隔著一層空間,她甚至能聽到樓下福嫂輕微的呼吸聲。

  還有對面傅蘭深敲打鍵盤的聲音。

  【突破四級了!】小巴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尋常人要用好幾年才能突破四級,可穆青璃卻只用了幾個小時,還好沒人在現場,若是有人在話,肯定會嫉妒死的。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主銀加油!咱們爭取突破第五級!】小巴巴在給穆青璃加油。

  穆青璃也是一鼓作氣,準備直接通過第五級,可就在這時,原本源源不斷的靈力級思路,此刻就像遇到了是很么阻礙一般,全部卡殼停在那里。

  “噗!”穆青璃突然被一股強大的靈力反噬,直接吐出一口腥甜的血。

  小巴巴被嚇了一跳,【主銀!你沒事吧?】

  穆青璃強撐著身子坐起來,清雋的臉上毫無血色,雪白的一片,“應該死不了!

  小巴巴伸手搭上穆青璃的手腕,【這個觚中蘊含的靈力太強大了,主銀你雖然領悟力很好,但因為之前沒有接觸過靈力,猛地增長這么多級,身子扛不住,所以才會出現反噬,咱們只有找一個靈力強大的人……】

  小巴巴一句話還沒說完,穆青璃的意識就已經消失在珍珠屋內。

  【主銀!主銀!】

  但躺在床上的穆青璃卻沒有任何回應。

  穆青璃的意識處于半模糊半清醒的狀態,她雖然能聽見小巴巴的聲音,卻無法做出回應,也無法睜開眼睛,就像被困在了一具軀殼里,無法動彈。

  熱、越來越熱…。

  濕汗直接打濕了她睡衣。

  這種無法控制自己的感覺真的非常難受,好像又回到了前世躺在冰冷的手術床上,被人生生的割去了心臟的時候。

  她整個人被一股恐懼感包圍著。

  耳邊回蕩的是手術刀切開皮肉的“滋滋”聲。

  她快死了嗎?

  穆青璃的意識越來越模糊,眼角滑出一滴清淚。

  直至,這時候突然傳來輕微的開門聲。

  半夢半醒間,穆青璃感覺自己被一股熟悉的氣息包圍了起來,帶著股淡淡煙草味,霸道又清冷,那人強有力的心跳就回蕩在她的耳邊。

  “撲通、撲通!

  一下又一下。

  這一瞬間,穆青璃好像突然看到了陽光,之前的那些恐懼感,全數在陽光下灰飛煙滅。

  接著那人好像是握起了她的手,一股霸道至極的力量順著她的手腕鉆入了她的體內。

  這股力量由霸道轉至綿柔,和體內的那股靈力竟奇跡般的融合在一起。

  它們順著奇經八脈,蔓延至體內的每一個角落。

  也是這時,穆青璃徹底的失去意識。

  第二天。

  金黃色的朝陽從窗戶里照進來,給躺在床上的人兒,均勻的鍍上一層光暈。

  她睡顏很是甜美,卷而翹的睫毛像極了一扇濃密的小扇子,在鼻梁上留下一層陰影,緋色的唇瓣抿成了一道極美的弧度,襯得那如玉般的臉,此時更是美的讓人窒息。

  她微微蹙眉,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了下,好像隨時能從睡夢中醒過來。

  雙手撐于她的肩膀上方,仔細的盯著她的睡顏的男人也注意到了這個細節,真想狠狠地親上去,將她壓在身下哭喊著求饒,但是現在不能,男人快速地收回結實有力的手臂,在她醒過來之前,先她一步離開了房間。

  穆青璃悠悠地睜開雙眼,看著空無一物的房頂,微微瞇眸道:“小巴巴,剛剛有人來過我的房間嗎?”

  “沒有啊!毙“桶妥谑郎峡磿。

  “真的沒有嗎?”穆青璃伸了個懶腰。

  雖然是在熟睡中,但她明明感覺到了一道霸道中又帶著侵略性的視線。

  “真的沒有,如果有的話,還能逃得過銀家的法眼嗎?”小巴巴抬頭,做出一個可愛的動作。

  穆青璃接著問道:“昨天晚上來我房間的那個人是誰?”昨天晚上她被靈力反噬,如果不是那個人以靈力渡她的話,怕是她現在已經兇多吉少。

  小巴巴這才正了神色,【一個很強大的人,他直接把我屏蔽了,主銀,你都不知道,我昨天晚上有多擔心你!】

  “你不是自稱宇宙第一厲害嗎?還能有人把你屏蔽?”穆青璃表示懷疑。

  【雖然銀家也很厲害,但是強中更有強中手嘛!

  穆青璃微微挑眉,“那個人是不是傅蘭深?”

  除了傅蘭深,她想不出其他人。

  除了傅蘭深,也沒人能給她帶來那股熟悉感。

  【你懷疑你七叔?】小巴巴抬眸看穆青璃,【主銀你是認真的?】

  穆青璃沒有在說話,而是下了床,往洗手間里走去。

  站在洗手間那面寬大的落地鏡前,穆青璃整個人都愣住了。

  因為她身上穿的根本不是昨天晚上睡覺前的那件睡衣。

  她的衣服被人換過了。

  她記得很清楚,當時她洗完澡,就換了一條紅色的睡裙。

  可現在,雖然還是紅色的睡裙,款式也差不多,但這件睡裙上卻少了兩個口袋。

  【主銀,是不是你記錯了,誰吃飽了撐的,給你換衣服啊!啃“桶烷_口。

  “我自己穿的衣服,我怎么可能會記錯?”穆青璃在洗手間四處尋找了番,包括垃圾桶里都翻了一遍,也沒找到那件睡裙。

  這平白無故的,她睡裙還能丟了不成。

  穆青璃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要淡定。

  小巴巴在一旁提醒道:【主銀,要不你去衣櫥看看,說不定,你昨天根本就沒穿那條裙子!

  “怎么可能呢?我明明穿了的……”雖然說著不可能,但穆青璃還是拉開了衣櫥的門。

  果然就如同小巴巴說的那樣,那條紅色的睡裙好端端的掛在衣櫥里,她抓起裙擺聞了聞,還能聞到一股淡淡的洗衣液的香味。

  難道真的是她記錯了?

  她昨天晚上根本就沒穿那條裙子?

  【主銀,肯定是你記錯了!啃“桶徒又。

  “是嗎?”穆青璃一邊撓著頭,一邊往洗手間里走去。

  準備刷牙洗臉。

  樓下。

  當福嫂看見傅蘭深從穆青璃房間出來的時候,整個人都驚呆了,低聲問道:“七、七爺,您昨晚,一整晚都在璃璃的臥室嗎?”

  璃璃還小,兩人這樣,怕是不好吧……

  傅蘭深將袖口挽起來,露出一截白皙遒勁的手臂,聞言,他抬眸看向福嫂,神色如常的問道:“我昨天晚上有去過璃璃房間嗎?”

 ?

  福嫂黑人問號臉。

  但福嫂也是一個明白人,她很快便反應過來,笑著道:“沒有沒有,是我看錯了,您昨晚一直在房間里處理公務,就沒出來過!

  傅蘭深點點頭,往餐廳的方向走去。

  當穆青璃下樓的時候,就看見傅蘭深和無數個早上一樣,坐在沙發上看報紙。

  他的面前還放著一杯不加糖的黑咖。

  “七叔,早上好!

  “早上好!备堤m深頭也不抬的回應。

  穆青璃來到餐廳的椅子上坐下,接著問道:“七叔昨天晚上睡的好嗎?”

  “還不錯!备堤m深的臉上幾乎沒什么表情,端起黑咖輕抿了一口。

  “七叔……”穆青璃直接抽走他手上的報紙。

  “怎么了?”傅蘭深淡淡抬眸,對上穆青璃的眼睛。

  四目相對,他的眼底坦蕩一片,沒有任何不正常的地方。

  見他這般坦蕩,穆青璃不由得暗自思忖。

  難道昨天晚上的那個人真的不是他?

  穆青璃微微瞇眸,看著他的眼睛,開口,“昨天晚上的那個人是不是您?”

  “什么人?”傅蘭深微微蹙眉,眼底閃著疑惑。

  真不是他?

  這倒讓穆青璃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了。

  “昨天晚上發生什么事了?”傅蘭深的眼底浮現出對晚輩的關心,“難道有人偷偷潛入了你的房間?所以你認為那是我?”

  剛好這時福嫂端著早餐從廚房里走出來。

  聽到這話,她暗暗給傅蘭深點贊。

  之前沒看出來,傅蘭深還有演戲的天分。

  “福嫂,”傅蘭深轉眸看向福嫂,“您昨天晚上有沒有注意到什么異常情況?”

  福嫂先是一愣,隨即道:“沒有啊,怎么,發生什么事了嗎?”

  聞言,穆青璃立即道:“沒有沒有,可能是我想多了,福嫂,您今天早上做的什么好吃的?我都餓了!

  福嫂將早餐擺到桌子上,笑道:“有包子油條,還有芙蓉酥,鍋里還熬著小米粥!

  “七叔,快過來吃飯!

  “你先吃!备堤m深的表情有些嚴肅,從口袋里掏出手機,撥了個電話出去,“喂,徐助理,馬上安排人手,加強華萊園這邊安全防范!

  掛完電話,傅蘭深才坐到桌邊,開始吃早餐。

  穆青璃喝了口小米粥,看來……昨天晚上的那個人,這不是傅蘭深。

  她表情有些憂郁,卻忽視了傅蘭深嘴角那抹稍縱即逝的弧度。

  直至今日,福嫂才清楚認識到傅蘭深。

  原來以前傅蘭深都是假的。

  老司機·蘭深·傅。

  才是真的他。

  璃璃這只涉世未深的小白兔,怕是逃不出他的魔掌了。

  吃完飯,傅蘭深送穆青璃去上學。

  因為想著昨天晚上的那個人是誰,所以穆青璃一直都不在狀態。

  直至傅蘭深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璃璃,咱們到了!

  穆青璃這才快速地反映過來,下車,與傅蘭深揮手道別。

  她一路上想了很久都沒想出來,那個人到底是誰。

  來到班上,穆青璃一邊刷題,一邊想著這件事。

  自從昨天晚上靈之力突破五級之后,一心二用對于她來說,就是個小case。

  珍珠屋內的小巴巴道:【主銀,想不出來就別想了,反正只要你現在沒事就好,真正的英雄做好事是從來都不留名的!

  “是嗎?”穆青璃微微挑眉。

  【當然!

  “可我真的很好奇,到底是誰在暗中幫我!你說,會不會是昨天晚上咱們在酒店人工湖上碰到的那個人?”穆青璃接著問道。

  【不知道!啃“桶蛽u搖頭。

  “你個廢物精靈!

  小巴巴:【……】寶寶委屈,但寶寶不說。

  中午放學期間,穆青璃和童師師、齊峰三人一起去食堂吃飯回來的路上,副班長從前面叫住她,“穆青璃同學!

  “副班長有事嗎?”穆青璃微微一笑。

  副班長叫劉子銘,是個一米七八的陽光大男孩,酷愛打籃球,長得也很帥氣,在班上也是班草般的存在,平時追他的小姑娘,手拉手可以圍繞操場一圈。

  但就是這么個陽光大男孩,看見穆青璃時卻非常羞澀,甚至不敢直視她的眼睛,臉更是直接紅到了脖子底。

  劉子銘看著穆青璃,鼓足勇氣道:“王老師往你去她辦公室一趟!

  齊峰在一邊起哄,“啊喲,小銘同學,你是不是對我五姨媽有意思?”

  童師師也在一邊附和道:“小銘同學,愛就要大聲說出來,藏著掖著可不好,雖然喜歡我們家璃璃的人,手拉手可以圍繞地球一圈,但是憑我跟璃璃的關系,我可以給你走后門喲……”

  一瞬間,劉子銘的臉更紅了,他結結巴巴的道:“沒、沒、沒有……你、你、你們不要瞎說……”

  齊峰學著他結巴的語調道:“都、都、都、結結結結巴了,還說沒有!”

  童師師在一邊添油加醋,“就、就、就就就是!”

  “行了,你們倆別搗亂了!蹦虑嗔мD眸看向劉子銘,“你知道王老師找我什么事嗎?”

  劉子銘丟下一句,“我、我也不知道!本涂焖俚嘏苓h了。

  齊峰笑著道:“小銘同學穩住!不要慌!”

  劉子銘腳下一個踉蹌,差點跌倒。

  穆青璃將剛買的飲料遞給童師師,“師師幫我帶回去,我去一趟辦公室!

  “好的!蓖瘞煄燑c點頭。

  穆青璃來到了王老師的辦公室,禮貌地敲門。

  “進來!

  穆青璃這才進去,“王老師,您找我!

  “青璃你來了!蓖趵蠋熣玖似饋,笑道:“是這位夫人找你,你們先聊,我出去一下!

  穆青璃這才看到了坐在一旁的王清。

  王清找她做什么?

  珍珠屋里小巴巴興奮的道:【主銀主銀,是不是顧家在你的點撥下意識到什么了?想過來跟你核對下?】

  “可能吧,”穆青璃語調淡淡,“畢竟我這么聰明,顧氏夫婦也不會蠢到哪里去!

  【如果他們認出你了,你會跟他們一起回去嗎】小巴巴接著道。

  穆青璃猶豫了下,“當年錯不在他們,應該會吧……我也不知道……”

  【主銀,恭喜你哦,終于守得云開見月明了!

  穆青璃不在回話,走到王清身邊,禮貌的道:“顧阿姨,您找我?” 

  這是穆青璃第一次與這個跟她擁有血緣關系的母親,單獨相處。

  這種感覺很奇怪。

  仿佛渾身的血液都在叫囂著。

  其實細細看來,她跟王清的眉眼間,有不少相似的地方! 

  “穆小姐,”王清的態度突然變得疏離起來,她將準備好禮盒拿到桌子上,推到穆青璃面前,“這是你昨天晚上送我們家阿珂的禮物,現在我將它物歸原主!

  穆青璃神色如常,“顧阿姨您說笑了,這禮物既然都送出去了,豈有再收回來的道理?”

  王清的眼底見識嫌惡之色,笑道:“我們家阿珂可受不起穆小姐如此大禮!

  穆青璃已經意識到了王清的不對勁,她四兩撥千斤的道:“顧阿姨嚴重了,不顧區區一份薄禮,又何來的受不起?”

  王清沒想到,這穆青璃的口齒居然這么伶俐!

  怪不能能將傅家人哄得團團轉。

  幸好她提前識破了穆青璃的真面目,要不然就連自己可能也會被她騙去。

  王清冷笑一聲,“穆小姐,在我面前你就不用裝了,你是什么樣的人,我心里清楚的很!

  穆青璃也笑,“那就請顧阿姨說說,我是哪樣的人?”

  她做夢沒想到,有一天會跟自己的親生母親,這般針鋒相對。

  諷刺。

  虧她剛剛還以為這王清是意識到了什么呢。

  是她高估了他們! 

  “穆小姐,你非得逼著我撕破臉皮嗎?凡事留一線,日后好相見,我也不想把話說的太難聽,給你留點尊嚴!

  王清接著道:“我今天就是過來告訴你,以后別在過來纏著我們家阿珂,阿珂她是個心地善良的好孩子,論心計,她玩不過你,求求你高抬貴手放過她,她如今的身份地位,是你眼紅不來的!也請你不要在白日做夢!妄想麻雀變鳳凰!”

  他們家阿珂那么善良,難免會被穆青璃這樣的人利用,所以她要提前給阿珂鋪好路,不能讓任何人把阿珂欺負了去!

  更不能讓穆青璃這樣的心機女利用到了阿珂!

  身為母親,她會好好保護好自己的孩子的。

  過去的十七年,她已經錯過一次了,這一次,不能再錯了。

  穆青璃輕笑一聲,眉眼間盡是諷刺,“原來我在您顧阿姨的心中,就是這種人,那顧阿姨,我想問您一句,我究竟是做了什么喪盡天良的事,讓您打心眼里,這么瞧不起我?”

  穆青璃這話,倒是讓王清一噎。

  是啊。

  穆青璃好像什么都沒做。

  但是,像她這種女孩子,最擅長的事情不就是裝可憐嗎?

  自己可不能被她騙去了。

  她可能不能忘了,她今天來是為了給他們家寶貝女兒討回公道的。

  想到穆藍珂這些年在穆家所受的委屈,王清就氣不打一處來,她看著穆青璃,接著道:“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送的這只子規鳥是什么意思!你這是在挑撥我們和阿珂的關系!你這是想代替我們家阿珂!”

  穆青璃眉眼輕淡,“鳩占鵲巢,桃代李僵,您怎么就不想想,我為什么要送穆藍珂這樣的禮物呢?”

  但凡顧家稍微深思一下,就能順藤摸瓜找到真相。

  可他們不但沒有深思,反而還跑過來指責她。

  王清憤怒的道:“當然是因為你眼紅她!你嫉妒她!”

  穆青璃輕笑一聲,眼底皆是譏誚,“我嫉妒她?好,就當是我嫉妒她吧,顧夫人,我跟您沒什么好說的,請回吧,往后余生,請務必看管好您的寶貝女兒!

  王清氣得拍案而起,眉眼一下子陰沉了下來,怒聲道:“你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威脅我嗎?”

  穆青璃眉眼淡淡,“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顧夫人聽不懂嗎?”

  “穆青璃,我警告你!”王清滿臉陰沉的看著穆青璃,“日后你要是在敢來糾纏我女兒的話,到時候就別怪我們顧家和你撕破臉!”

  穆青璃微微勾唇,就這么看著王清,“顧夫人,難道我們現在還沒有撕破臉嗎?”  

 。}外話------

  小仙女們大家中午好,德音今天吃面條,你們吃啥呀?

  咱們明天見,么么噠~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http://www.gkpgrv.live/html/90/90041/34963063.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gkpgrv.live。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com
660678王中王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