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全民女神:重生腹黑千金 > 121:齊總都四十了

121:齊總都四十了


  顏姝出生名門大戶,上頭有兩個疼她護她的哥哥,家里有一對寵她愛她的父母,上頭還有兩個把她捧在手心里的爺爺奶奶,從小到大,她就在這些人的羽翼中長大,從未經歷過風雨,也未曾見識過豪門內的勾心斗角,這也就養成了她身嬌體弱好推倒的軟性子。

  父母和兩個哥哥在的時候還沒人敢欺負她,一般父母和哥哥們不在身邊,那些個千金小姐們就都露出了陰暗爪牙,人人都想在她身上找到存在感,被欺負,也不是第一次了。

  這些年,她都已經習慣了,突然有一天,一個比她小的姑娘從天而降救了她,還跟她說不要慫,擼起袖子就是干,這讓她又驚訝,又新奇。

  驚訝之余,她又有些不自信,有些事情她看著別人做起來容易,但她自己做起來就沒那么容易了!她怕沒有那樣的應變能力……

  穆青璃低眸對上顏姝的眼睛,笑著道:“當然是真的,只要你硬氣起來,以后就沒人敢欺負你,那些千金小姐們,也就一張嘴巴厲害,外強中干,你沒必要害怕!

  顏姝低著頭,低落的道:“可、可是我不知道怎么硬,每次看到那些人,我的腿都軟了……”

  “顏顏,你抬頭看著我的眼睛!

  “?”顏姝抬頭,眼神卻有些躲避,因為不自信,她不敢直視任何人的眼睛。

  “顏顏你不要緊張,我長得這么漂亮,難道還吃人不成?”穆青璃雙手捧住顏姝的臉頰,迫使顏姝看著她的眼睛。

  穆青璃本就生的人高腿長,顏值又高,此刻這樣捧著顏姝的臉頰,居高臨下看著她的時候,簡直就是攻氣十足!美麗與霸氣并存!

  穆青璃接著道:“顏顏,以后無論見到任何人,都不要低著頭,和別人說話時,看著對方的眼睛,這樣才能將你的優點釋放出來,如果實在不想看對方的眼睛的話,就注視眼睛和眉心所組成的三角區,顏顏,你長得很漂亮,尤其是這雙水靈靈的大眼睛,這么好看的一雙眼睛,為什么要把它藏起來呢?以后自信一點!你要身材有身材,要臉蛋有臉蛋,為什么要被別人欺負呢?”

  其實,顏姝長得并不難看,只不過被這厚重的齊劉海遮去了所有的有點,讓人看起來有些死氣沉沉的。

  說完,穆青璃取下頭上的一根黑夾子,將顏姝額頭上的厚重的劉海全部夾起來,露出一雙標準漂亮的杏眼。

  劉海露出來之后,顏姝整個人都鮮活了不少,五官也更加明亮。

  顏姝還有一個缺點,那就是缺乏自信,太過唯諾,還有一點點的人群恐懼癥。

  她要是能恢復自信的話,這里所有千金小姐加起來也不是她的對手。

  穆青璃就這么看著顏姝,好看的眸子清澈見底,如同一汪平靜的湖水,讓顏姝陷了進去,好半晌,都沒有反應過來,她的腦海里回蕩著的都是穆青璃這番話——

  久久不能平靜。

  好半晌,她輕輕眨了下眼睛,“璃璃,我、我有點害怕,每次看見她們我就害怕……”

  穆青璃拍了拍她的肩膀,“有什么好害怕的?她們又不是三頭六臂的怪物!還能吃你不成?你看他們剛剛吃了我沒有?輸人不能輸氣場,你就看著她的眼睛,從氣勢上將他們壓倒!你從一開始就低著頭,人家不欺負你欺負誰?柿子還要挑著軟的捏呢!”

  穆青璃的聲音聽起來淡淡的,卻如同人間三月的暖風,仿佛沾染著靈氣一般,沁入心脾,讓人耳目一新,隨之而來的便是滿滿的自信。

  是啊,顏姝突然變得豁然開朗了起來。

  為什么一個比她還小的妹妹,都能做到的事,她卻不能呢?

  “嗯,璃璃,我知道了!我以后再也不會被人隨便欺負了!”顏姝點點頭,眼神里全是堅定的神色。

  “這就對了,”穆青璃笑著道:“自信的女孩子最漂亮!來,腰板挺直點!”

  聞言,顏姝下意識的挺直腰板。

  穆青璃伸手打開她肩胛骨,糾正她的姿勢,“來這樣,挺胸、收腹、抬頭、對,腰挺直,保持住!

  顏姝依言照做。

  穆青璃滿意的點點頭,牽起顏姝的手,“你跟我來這邊!

  穆青璃將顏姝帶到一面落地鏡前,笑著道:“你看看鏡中的自己是不是跟以前不一樣了?”

  顏姝抬眸望去。

  只見鏡中的那人,面若桃花,那雙眼睛好像會說話一樣,身姿筆直,一瞬間,氣質滿滿。

  跟之前那低頭彎腰,被厚重的劉海遮住整個腦門的人比起來簡直就是兩個存在,這一瞬間,顏姝也終于明白課本中那句‘站如松,坐如鐘’的真正含義。

  顏姝眨眨眼,若不是鏡中的那人也跟著眨眼的話,她簡直不敢相信,鏡中的那人也是自己。

  “璃璃,謝謝你!鳖佹ы聪蚰虑嗔。

  穆青璃笑著攬住她的肩膀,“不客氣,我為人人,人人為我嘛!

  顏姝嘆了口氣,“璃璃,我要是早些遇到你就好了!币郧,從未有人跟自己說過那些話,也從未有人說過自己那厚重的劉海不好看,更沒人糾正她的站姿……

  說起來這劉海還是她的同桌慫恿她留的。

  她可真傻,居然現在才意識到,同桌沒安好心……

  “不許嘆氣!”穆青璃接著道:“嘆氣只會讓人越來越消極,成為一種習慣,還會影響周圍其他人的心情,作為一名漂亮的小仙女,你可以保持高冷,不茍言笑,但一定不能唉聲嘆氣!”

  齊總目睹了這一切,也很清晰聽見了穆青璃對顏姝說的話,她的眼底露出欣慰的神色,正要端著酒杯走過去,又聽顏姝問道:“不茍言笑?璃璃,那我平時就要保持高冷不茍言笑嗎?”

  齊總停住腳步,將身子往邊上側了側,不著痕跡的朝穆青璃的方向看過去,她實在是很好奇,穆青璃接下來應該怎么跟顏姝解釋。

  只見,穆青璃搖搖頭,接著道:

  “嗯,這要看你的性格了,如果你是活潑開朗型的,多笑笑能帶來好運哦,如果你天生就是不茍言笑的那種,假笑的話,就有些虛偽了?傊,做自己就好,開心的時候笑,不開心的時候可以哭,但,隨時隨地,都不能丟了自己的自信和底線!

  聞言,齊總贊賞地點點頭,眼底都是欣慰之色。

  顏姝也是個聰明的姑娘,穆青璃這么一說,她就領悟了這話中全部的意思。

  “璃璃,謝謝你,我想,我可能找到自己了!鳖佹瓑|腳擁抱住穆青璃。

  穆青璃伸手擁住她,“不客氣!

  顏姝是真的很開心,她很慶幸今天能遇到穆青璃,好半晌,她才松開穆青璃,“璃璃,以后我們能成為好朋友嗎?”

  除了爺爺奶奶爸爸媽媽還有兩個哥哥之外,顏姝幾乎沒有別的朋友,唯一的朋友就是她的同桌,可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同桌根本就是在拿她當猴耍。

  “當然可以!蹦虑嗔c點頭,顏姝是個心思單純的好女孩,跟她做好朋友,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情。

  顏姝再次抱住穆青璃,激動的道:“璃璃,我好開心!薄

  穆青璃笑著揉揉她的腦袋,“傻子!

  齊總從角落里走出來,來到穆青璃身邊,微笑著道:“小顧小姐,我們又見面了!

  聞言,穆青璃微微抬眸。

  只見,來人大概一米七三的樣子,姣好的身姿被一席墨綠色的旗袍包裹著,長發被一根翠綠色的簪子挽起來,露出一截白皙優美的頸脖,都上戴著頂英倫風范的禮帽,半透明的網紗剛好遮住了她的眼睛與鼻梁,只露出一道精致的下頜,以及那紅的似血的唇瓣,氣質如蘭,讓人一眼看上去就非常舒服。

  一眼看上去便覺得驚艷萬分,實在是讓人好奇,帽檐下的那張臉該是怎樣的絕代風華。

  畢竟一個多月未見了,穆青璃先是楞了下,而后才想起來這人是誰,笑著道:“齊總你好!

  “這位是?”齊總看向穆青璃身邊的顏姝。

  顏姝下意識躲避齊總的目光,但是腦海中突然響起穆青璃的話,立即挺直腰,大大方方的迎上齊總的目光,嘴角禮貌的揚起一絲禮貌微笑。

  “這位是我的好朋友顏姝!蹦虑嗔мD眸看向顏姝,接著道:“顏顏,這位是齊總!

  顏姝壯起膽子打招呼,“齊、齊總您好!

  齊總笑著點頭,“小顏小姐你好!闭Z落,齊總又接著道:“叫齊總太別扭了,我比你們年長了很多,以后你們倆就叫我齊阿姨吧!

  齊阿姨?

  穆青璃愣了下。

  雖然她看不清齊徊的真實面貌,但從她那雙保養得極好的手來看,她頂多20歲左右的樣子,而且一般人到了35至40歲的時候,就會長頸紋,但齊徊的頸脖白皙如雪,光滑不已,可不是一個阿姨應該有的狀態。

  而且,女人不都比較介意自己的年齡嗎?怎么齊徊看上去好像一點也不在意自己年齡的樣子?

  顏姝也愣了下,“可我看齊總好像很年輕的樣子呢,叫阿姨有點不合適吧?”

  齊總輕笑出聲,“你們倆看上去最多十七八歲的樣子,我屬龍的,今年都40歲了,還是叫阿姨吧!

  40歲?

  顏姝驚訝的瞪大眼睛,如果不說的話,她還以為這位齊總比她大不了多少呢。

  這保養也太好了吧?

  穆青璃驚嘆道:“齊阿姨完全看不出來有40歲呢!”

  “老了,不比你們年輕人了,歲月不饒人啊……”齊總感嘆著,嘴角揚起一抹淡淡的笑,可藏在帽檐下的那雙眼睛卻有些微紅。

  穆青璃笑著道:“四十一朵花,您一點也不老!

  “璃璃,原來你這兒呢,我都找你半天了!鳖欓L云從另一邊走過來,他看著顏姝和齊總,愣了下,才道:“這兩位是?”

  齊總主動開口,“小顧先生,咱們又見面了!

  顧長云立即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噢,是您,齊總!”

  齊總點點頭,“是我!

  “那這位又是?”顧長云看向顏姝。

  顏姝鼓足了勇氣,主動開口,“你好,我叫顏姝,顏色的顏,靜女其姝的姝,是璃璃的好朋友!

  穆青璃微微點頭,介紹道:“顏顏,這是我二哥,顧長云!

  “顏顏你好,我妹妹的好朋友就是我的妹妹,以后你叫我二哥就成!边不等顏姝伸手,顧長云就主動伸手握住顏姝的手。

  難道不是‘我妹妹的好朋友就是我的好朋友’嗎?

  妹妹是個什么鬼?

  這個顧長云怎么有點不按套路出牌呢?

  顏姝的手很明顯僵了下,臉色有些微紅,片刻,才抽回自己的手。

  顧長云瞇了瞇眼睛,他怎么感覺,這個叫顏姝的姑娘,就跟只小白兔似的?有點傻,還有點呆,……也不知道璃璃從哪認識的這么個小呆子。

  “齊總今天過來也是準備跟theking洽談合作的?”顧長云轉眸看向齊總。

  齊總笑著道:“是啊!

  顧長云接著道:“說起來這個theking的老總也真是夠奇葩的,明明這場酒會TA才是東道主,可到現在愣是讓我們這些人連個人影都沒看見!

  說到這里,顧長云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接著道:“對了,我記得齊總您的公司也在M國,冒昧的問一句,您跟theking那位熟不熟?”

  齊總搖搖頭,“不太熟!

  “這樣啊……”顧長云露出遺憾的神色。

  就在這時,傅蘭深從那邊走過來,他不著痕跡的朝齊總點頭,而后走到穆青璃身邊,“璃璃,時間不早了,我們該回去了!

  “七爺,你跟齊總認識?”顧長云有點懵。

  齊總接著道:“有幸見過傅七爺兩面!敝皇,她沒想到,傅蘭深居然跟穆青璃這么熟……

  璃璃。

  所有人都叫她璃璃,她現在是叫璃璃嗎?

  齊總壓制住心中翻騰,努力的讓自己平靜下來,盡量神色如常的道:“七爺,那你們先回去吧,我去那邊一下!

  傅蘭深微微頷首,“失陪!

  顧長云看了看齊總,又看了看傅蘭深,總覺得這齊總好像沒那么簡單。

  “璃璃,你這么快就要回去了嗎?”顏姝不舍的抱住穆青璃的胳膊。

  穆青璃點點頭,“嗯,我明天早上還要上學呢,你也早點回去,記住我跟你說過的話!

  “好,”顏姝接著問道:“璃璃,你現在在哪個學校上學?”

  穆青璃道:“我在華北,你呢?”

  顏姝笑著道:“這么巧啊,我就在隔壁的華南,對了,你在華北幾班?”

  當顏姝在說‘這么巧’的時候,穆青璃還以為她也是華北的呢,沒想到她居然是華南的,她雖然說著華南,但言語中卻一點點炫耀的意思也沒有。

  “我在高二(8)班!

  “哦!鳖佹c點頭。

  穆青璃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指著身邊的傅蘭深介紹的道:“對了,這是我七叔!

  傅蘭深微微頷首,“你好!

  顏姝很有禮貌的道:“七叔,你好!

  “那我先回去了,顏顏再見!

  “再見!鳖佹虑嗔]手。

  穆青璃揮手之后,很自然的轉身挽上傅蘭深的胳膊,傅蘭深微微低眸,看著挽在手臂間的那只手,嘴角揚起一抹若有若無的弧度。

  顧長云憂傷的看著穆青璃和傅蘭深的背影,滿臉哀怨。

  真是女大不中留。

  偏偏他那傻妹妹還識不出某只老狐貍的狼子野心。

  “雖然璃璃回去了,但是二哥我還可以接著陪你玩啊!鳖欓L云轉眸看向顏姝。

  顏姝搖搖頭,“不用了,我去那邊就行!闭f完,她頭也不回的往那邊走去!

  至于跑的那么急嗎?

  看著顏姝的背影,顧長云摸了摸下巴,他是豺狼虎豹?人生第一次,顧長云對自己‘少女殺手’的稱號產生了懷疑。

  “二弟怎么也在這里?”顧長風端著酒杯走到這邊,看到顧長云時,滿臉驚訝。

  一個月時間,足以讓顧長云看清很多事情了,他皮笑肉不笑,“大哥不是也在嗎?”

  “二弟,”顧長風壓低聲音,“你見到theking的創始人了嗎?”

  眼看著這酒會馬上都要結束了,theking的創始人連面都沒露一下,這讓顧長風很是焦急。

  他費盡心機,總不能白來這酒會一趟。

  “沒看見!鳖欓L云如實道。

  顧長風笑著道:“都是自家兄弟,二弟若是看見了,可不許藏著掖著!

  “大哥,”顧長云正視著顧長風,一字一段的道:“我不是你,更沒有那么多上不了臺面的心思!

  顧長風瞬間便變了臉,“二弟你這是什么意思?”

  “大哥你心里清楚!闭f完,顧長云直接轉身離開。

  顧長風看著顧長云的背影,眼底皆是陰暗之色,自從知道顧海生要將顧家留給顧長云的時候,他就知道,這個二弟看似紈绔不堪,實則上,心計高明,很難對付!

  不行!

  顧家是他的!

  他才是顧家的長子!

  顧長風緊握拳頭。

  **

  晚上,顧長云并沒有回顧家。

  而是回了顧家老宅。

  其實顧家的爺爺奶奶都還在,只不過,老兩口喜靜,不愛跟兒孫們住一起罷了。

  顧長云這次過來,是來跟顧爺爺姑奶奶說穆青璃的事的,既然父母不愿意認回穆青璃,他就不信,爺爺奶奶還能不認自己的親孫女。

  先前顧爺爺和姑奶奶出國旅游了,一直聯系不上,所以顧長云這才有機會過來跟兩位老人家說這件事。

  果然,兩位老人家在聽說這件事以后,臉色都變了。

  尤其是顧爺爺,氣憤的拿拐棍狠狠地敲擊著地面,“糊涂!你爸就是個糊涂蛋!放著親生女兒不要!去認什么干女兒!堂堂七尺男兒,一點主見都沒有,什么事兒都聽你媽的!長云我告訴你!你以后可不許怕老婆!男人嘛!就要硬氣一點!”

  顧爺爺和顧奶奶就生了顧海生一個兒子,顧海生有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可想而知,兩位老人家有多寶貝這唯一的孫女兒,這次也是因為顧長鳶突然離世,兩位老人家受不了這個打擊,這才出國遠游的,好不容易走出來喪失孫女的痛,迎來了真正孫女,現在卻得知這個消息,兩位老人家當然生氣。

  顧長云點點頭,“哦,我知道了爺爺!

  顧奶奶湊過來,一臉好奇的道:“長云,你有我寶貝孫女的照片嗎?我看看長啥樣!

  “有的,”顧長云從口袋里掏出手機,翻出那天晚上的自拍照,遞給顧奶奶。

  顧奶奶接過手機,仔細的看著,臉上全是慈愛的笑:“哦呦,我這寶貝孫女長得可真好看!跟朵花兒似的……”

  “我看看,我看看!鳖櫊敔斠步辜钡臏愡^去。

  于是,空氣中就一直重復著這句話:“我大孫女長得真好看!

  過了一會兒,顧奶奶好奇的道:“長云,你妹妹邊上那個小男孩兒是誰?”

  顧長云:“……”

  他大概是撿來的。

  “這孩子,怎么不說話?”顧奶奶跟拍大貓似的,拍了下顧長云的頭。

  顧長云悠悠的道:“奶奶,那是您親孫子……”

  顧奶奶笑著道:“我二孫子我能不認識嗎?奶奶在跟你開玩笑呢!

  顧長云:“……”呵呵,您剛剛可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樣子。

  顧爺爺拍了拍顧長云的肩膀,“長云,我們走!”

  “去哪兒?”顧長云一時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揍你爸去!”顧爺爺將拐杖拿在手中,雙手背在身后,中氣十足的往外走去。

  “好的!”顧長云興奮的跟上顧爺爺的身后。

  “我跟你們一起去!”顧奶奶伸手拿起雞毛撣子。

  三人并肩,浩浩蕩蕩的往顧家別墅的方向走去。

  老宅距離顧家別墅并不遠,大約二十分鐘左右就到了。

  進了屋。

  顧海生夫婦看到顧家二老過來,王清站起來很驚訝的道:“爸媽,你們怎么這么大晚上的過來了,我和海生還準備明天帶著阿珂去看你們呢!

  顧家二老沒說話,很平靜的繞過王清,走到顧海生身邊,二話不說,拿起手中的‘兇器’就是一頓胖揍,給顧海生來了個‘聯合國混合雙打’。

  “爸媽,怎么回事?有話好好說,不要動手!”王清急的臉都白了,卻也不敢上前去阻止,顧海生更是不敢還手,任由拐杖和雞毛撣子一下又一下的挨在他身上。

  顧家二老可沒手下留情,若不是有衣服在遮擋著的話,一定能看見,顧海生的背上起了一條又一條的紅痕。

  打了大概有十分鐘的樣子,顧家二老才氣呼呼的收了手,說明了來因。

  顧海生嘆了口氣,“爸媽,其實我已經跟王清商量過了,我們準備過幾天就去接璃璃的!

  “過幾天那是過幾天呢?三天?五天?”顧爺爺冷聲道:“顧海生!那是你的親生女兒!”

  顧爺爺突然發難,讓顧海生打了個寒顫,印象中,自從自己成家以后,他這個父親就再也沒生過發過這么大的火了。

  王清微微皺眉,為顧海生辯解道:“爸,您根本不了解這件事,其實我們……”

  “我們男人說話,沒你插嘴的份!”顧爺爺直接打斷了王清沒說完額的話。

  王清臉色很不好的閉了嘴。

  嫁到顧家這么多年,這還是顧爺爺第一次甩臉色給她看。

  都是因為那個穆青璃!

  小丫頭年齡沒多大,本事倒不小,如今人還沒來這里呢,就在顧家掀起了軒然大波!日后若是本尊來了顧家,豈不是要雞飛狗跳?

  王清愈發對穆青璃不滿意。

  越聊越不投機,顧爺爺直接站起來道:“不說那么多了,今天晚上我和你媽就在這里住下了,明天早上你們兩口子跟我們一起,親自去傅家把人接回來!”

  “爸,您太武斷了!”王清不滿的站起來。

  顧爺爺背著手轉過身,“你若是不滿意的話,大門就在那邊,請回!”

  短短的一句話,霸氣無比!

  “爸,”王清顫抖著唇瓣,“您這是什么意思?”

  顧爺爺皺著眉,“就是不想跟你廢話的意思!”

  王清的眼睛都紅了。

  她根本就沒想到,為了穆青璃,還當著顧長云一個小輩的面呢,她這公公就如此的不給她臉面!

  好一個穆青璃!

  見矛盾快要升級,顧海生立即站起來,走到王清身邊,“爸不是那個意思,你別誤會他了!

  攤上這么個沒出息的兒子,顧爺爺只得無奈的搖搖頭,嘆息一聲,跟顧奶奶一起往樓上走。

  顧海生安慰了好半天,才將王清的情緒安慰好。

  王清抬眸冷冷地看向站在一旁的顧長云,“長云,這都是你干的好事吧?”

  顧長云看了王清一眼,“媽,我只是不想讓妹妹流落在外而已!

  王清的嘴角皆是譏誚,“你倒是個好哥哥!

  顧長云沒說話。

  王清接著道:“但凡你有一點點當哥哥的責任心,阿珂在受傷住院的時候,你就不應該連面都不露一次!”

  “情況不一樣,”顧長云解釋道:“璃璃是我親妹妹!”而且,他還在懷疑,車禍這件事本身就跟穆藍珂自己有很大的關系。

  “她是你親妹妹,那我就不是你親媽了?你別忘了,媽這條命是阿珂用自己的命換回來的!”難道在她這二兒子的心中,她這個親生母親,連個穆青璃都比不上?

  顧長云微微皺眉,“媽,這是兩碼事……”

  顧海生在一旁打圓場,“長云,時間也不早了,你快上樓休息吧,”語落,他又低眸看向王清,“走,我們也去休息!

  **

  翌日早上。

  穆青璃剛牽著安安下樓,就見客廳里坐了一大桌子人。

  雖然人很多,但氣氛卻異常的安靜。

  見穆青璃下樓,大家都轉眸朝她看去。

  當然,除了王清。

  王清的不滿,從不會瞞在心里。

  “璃璃,過來!备堤m深朝穆青璃招手。

  福嫂立即牽起安安的小手,低聲道:“安安,我們去那邊!

  安安懂事的點點頭。

  穆青璃模樣乖巧的走到傅蘭深身邊坐下。

  傅蘭深伸手給她倒了杯牛奶。

  穆青璃捧起杯子就喝,視旁人如無物。

  顧長云已經見慣了這樣的場面了。

  倒是顧爺爺和顧奶奶及顧海生和王清有些懵。

  傅七爺性子乖張是出可名的。

  他什么時候對一個人這般體貼過?

  還親手倒牛奶!

  王清在心中冷哼。

  這小丫頭真是不得了,居然將傅蘭深都騙去了!顧家這是造了什么孽!居然生了這種女兒!還非認回來不可!

  空氣中有些靜。

  誰也沒說話。

  片刻后,傅蘭深開口,“這件事,我做不了主,你們還得問問璃璃的意見!

  聞言,傅爺爺迫不及待的道:“囡囡啊,你愿不愿意跟爺爺奶奶一起回家?”

  傅奶奶紅著眼睛道:“都怪奶奶不好,奶奶要是早點回來,囡囡你就不用受這個委屈了!

  顧爺爺和顧奶奶倒是兩個好人。

  可惜……

  挑選兒媳婦的眼光不太好。

  小巴巴分析出宿主的心里話,忍不住道:【主銀,如果他們挑選兒媳婦眼光好的話,那不就沒你了嗎?】

  穆青璃:“……”無fuck可說。

  顧海生也接著道:“璃璃,不管怎么說,你都是我們顧家的親生骨肉,老是住在七爺這里也挺不方便的,還是跟我們一起回去吧!

  穆青璃微微一笑,“抱歉,我并不想跟你們一起回去!

  聞言,王清不可思議的看著她!

  這小丫頭真是太不實抬舉了!自己親自來邀請她,已經夠給她臉的了!她居然不回去!

  小巴巴立即道:【主銀!你還是跟他們回去吧!要不然咱們就打敗不了偽女主穆藍珂!打敗不了她,就完不成任務了!完不成任務的話,后果會很嚴重的!】

  穆青璃微微蹙眉,“必須要回顧家才能打敗她嗎?”

  【嗯!啃“桶忘c點頭,【顧家在于那個‘顧’字,只有你認祖歸宗,正式回到顧家,系統才會承認的!

  “這么麻煩?”

  小巴巴接著道:【其實也不是很麻煩,你要是不喜歡顧家的話,等打敗穆藍珂再回來就是了!

  穆青璃道:“那個視頻什么時候才能找回來?”

  小巴巴皺著眉:【我已經很努力在修復了,主銀你先不要著急!

  聽穆青璃說不愿意回去,顧爺爺和顧奶奶立即就急了,二老站起來道:“囡囡啊,如果你還在為之前那件事生氣的話,那爺爺奶奶在這里跟你道歉,都是因為我們這兩個老人家教子無方才導致今天這個結果的……”

  教子無方?

  王清微微皺眉!

  顧家二老雖然沒有指名道姓的說她的不是,但這句話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當著外人的面呢!

  王清桌子底下的那雙手已經緊握成拳,若不是有顧海生在握著她的手的話,恐怕她早就已經控制不住自己了!

  穆青璃嘆了口氣,站起來,“爺爺奶奶,讓我回去也可以,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聞言,傅蘭深微微蹙眉,心突然狠狠的揪了一下,是他待她不好,她才要回去的嗎?

  不過,那里畢竟是她的家,血脈相承的地方,她要回去,也無可厚非……

  顧爺爺迫不及待的道:“什么條件你說!

  顧奶奶也異常激動的道:“對啊,囡囡你快說!眲e說是一個條件了,就算是十個條件,一百個條件,她也會答應的。

  穆青璃接著道:“我回去之后,你們不能更改我的姓名,我依然是穆青璃!钡共皇钦f,她有多喜歡穆家,她奶奶也姓穆。

  她雖然是朱翠萍抱回去的,但朱翠萍卻沒有喂養過她,她是奶奶一手喂大的。

  她不想姓蘇,也不想姓顧,所以,跟奶奶姓最好。

  日后,她若是有了女兒,也要跟著她姓穆。

  不改姓?

  是顧家的人怎么能不改姓呢!

  穆青璃這也太過分了!

  王清更氣了。

  這下顧爺爺和顧奶奶是肯定不愿意再讓她回去了!

  不姓顧怎么可能呢?

  想到穆青璃不用回顧家了,王清莫名的松了口氣。

  誰知,下一秒,顧爺爺卻滿不在乎的道:“沒關系,沒關系,跟誰姓無所謂,只要囡囡你能回來就好!”

  “對對對,你爺爺說的對!惫媚棠淘谝贿吀胶偷狞c頭。

  顧海生卻有些不愿意的道:“這……”他的女兒,怎么能不跟著他姓呢?這么看來,這個親生女兒,確實還不如那個跟自己沒有血緣關系的穆藍珂。

  穆青璃轉眸看向顧海生,指著大門道:“顧叔叔若是不愿意的話,大門就在那邊,請回便是!

  聞言,顧海生氣得個半死,顧爺爺卻非常開心!

  嘖!

  不愧是他的孫女!有他的魄力!

  “璃璃,”顧海生嘆了口氣,“我是你爸爸!

  穆青璃微微一笑,“不好意思顧叔叔,我只能這么稱呼您!弊屗`心稱呼顧海生為爸爸?

  不好意思……

  她還真叫不出口。

  “沒關系,沒關系,叔叔就叔叔吧,都是一個輩分,”顧爺爺不在意的擺擺手,“重要的是囡囡啊你能回來就好!

  在顧爺爺看來,孩子受了這么長時間的委屈,有點小情緒很正常呀!只有傻子才沒有脾氣呢!反正只要他爺爺的稱呼沒變就好!

  至于他那兒子和兒媳婦,純粹就是自作自受!

  該!

  “囡囡啊,那你現在趕緊跟奶奶一起回家吧!鳖櫮棠陶酒饋砭o緊地握住穆青璃的手。

  穆青璃看著顧奶奶道:“奶奶,你們先回去,我和七叔還有話要說!

  “好,那我們先走,囡囡你記得早點回家啊,爺爺奶奶在家等你!鳖櫮棠虘賾俨簧岬乃砷_了穆青璃的手。

  穆青璃點點頭。

  顧家人走后,客廳里就剩下穆青璃和傅蘭深兩人。

  空氣中有些靜。

  兩人就這么坐在那里,誰也沒有開口。

  片刻,穆青璃才道:“七叔,我要走了!

  “那我豈不是要成空巢老人了?”傅蘭深轉眸看向穆青璃,半開玩笑的道,語氣卻染著一抹淡淡的憂傷。

  穆青璃安慰道:“還有安安陪著你呢!

  傅蘭深薄唇輕啟,“她不會說話,我要是悶了怎么辦?”

  話題突然變得沉重。

  穆青璃盡量語調輕松的道:“七叔,我還會回來的!

  “真的嗎?”傅蘭深認真的看她。

  穆青璃同樣認真的點點頭,“嗯!

  傅蘭深嘆了口氣,從桌子上抓起車鑰匙,“女大不中留,走吧,我和安安送你回去!

  福嫂牽著安安過來,眼睛有些紅,“璃璃,你記得;丶铱纯!

  “一定的!蹦虑嗔焓謸肀ё「I,不知怎么地,也突然紅了眼眶。

  “走吧!备堤m深的臉上沒什么表情,牽著安安上前。

  車速很慢。

  到了顧家別墅的時候,已經是上午十點了。

  下了車,穆青璃蹲下來跟安安道別,“安安,姐姐暫時要去別的地方住一段時間,你在家要好好聽七叔的話,知道了嗎?”

  安安點點頭。

  穆青璃接著道:“姐姐周六日會回來看你的!

  聞言,安安立即朝她伸出小拇指。

  穆青璃微微一笑,伸出小拇指與安安的小拇指勾了勾,順便在她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七叔,我進去了,再見!蹦虑嗔д酒饋砀堤m深道別。

  “璃璃!备堤m深突然開口叫住了她的背影。

  穆青璃頓住腳步,回眸看他,一記笑容綻放在她的嘴角,回眸一笑百媚生,“怎么了?”

  傅蘭深上前一步,想也不想的,直接伸手將她擁入懷中,薄唇輕啟,“我跟安安在家等你,記得回來!

  穆青璃伸手回抱住他的腰,臉頰緊貼在他的左肩前,紅唇輕啟,“嗯,一定的!

  得到她的回應,傅蘭深的身體突然僵硬了下,然后便收緊了手臂上的力度,那樣子,好像是要將她揉進骨血中才甘心一般。

  好半晌,傅蘭深才松開她。

  穆青璃轉身,一步一步的往顧家別墅門前走去。

  直至完全看不到她的身影,安安抬眸看向傅蘭深,“媽……還會回來嗎?”

 。}外話------

  穆青璃:“我拿你當親妹妹,沒想到,你居然拿我當媽!”

  安安:“你跟爸爸是合法夫妻,領了證的!

  穆青璃:“……”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http://www.gkpgrv.live/html/90/90041/3489333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gkpgrv.live。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com
660678王中王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