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一世長姐 > 第五十九章 往事

第五十九章 往事


  王欣雨就知道自己娘一直想著把衣服趕緊做完,做完后就想出去做活賺錢。

  “娘,上次去街上買柜子鞋子的時候,我還買了個東西,本來是想送給你的,結果當天晚上都緊著背簍里的東西去了,這個東西放在我腰間的布袋子里,我把它忘了,后來一直放在我枕頭邊上,這些天我居然也沒想起來,這不剛想起來了,我就拿過來了!

  柳氏聽完自己女兒的話,想了好一會都沒想出自己缺啥女兒能送自己,實在想不出來了,這才滿心疑問問了出來,“雨兒,你到底給娘買了啥,娘實在想不出來!

  “娘,你把眼睛閉著,然后把手伸出來,你等我會哈,”柳氏更加好奇了,不過還是依著自己女兒把眼睛閉了起來。

  王欣雨跑到廚房,拿了點洗衣服的夷子然后用木盆打了小半盆水,端著水走到自己爹娘房門口,“娘你一定要把眼睛閉著,不然我再也不理你了,聽到沒,”王欣雨弄得神神秘秘的。

  “你這孩子,哪里這么多的事,行行行,我閉著呢,快進來吧,保準不偷看,”柳氏心里癢癢得很,不知道自己女兒到底在弄啥。

  王欣雨有了自己娘的保證這才端著盆子進了房間,把水給放到地上,怕自己娘偷看,王欣雨保險起見,在炕上拿了塊布條蒙在自己娘眼睛上。

  “你這孩子,你還怕娘偷看呀,真是,我看你呀是皮厚了討打,行了,快點快點,”柳氏故意裝作兇巴巴的樣子。

  王欣雨把自己娘眼睛給蒙好,確?床灰娏,這才把自己娘右手用夷子給搓洗起來,“你這孩子在干嘛,用夷子給我洗手?”柳氏聞到了夷子的味道問。

  “娘的鼻子可真靈,比狗鼻子都靈,”王欣雨打趣,“你這孩子越發說話不像樣了,這話以后可不能在別人面前說聽到沒?”柳氏說這話半點發怒的樣子都沒有。

  王欣雨知道自己娘也沒怪自己,就單純為自己好,就繼續逗趣,“還不就是因為我知道娘你最好了,所以才在娘你面前說嘛,別人想我說,我還不說呢,娘你放心!

  柳氏實在是對自己女兒這不正經的樣子沒辦法,自己搖頭笑了笑就隨王欣雨去了。

  王欣雨把自己娘的手用夷子洗了變滑了些后,這才把銀鐲子從布袋里面掏了出來,然后把自己娘的手指尖給握在一起,自己娘手不粗,除了在骨節最粗的地方稍微卡了一下,很容易就順著這滑溜溜的夷子套了進去。

  “雨兒,你這是給我手上套了啥?”柳氏愈發困惑。

  “娘,你猜呀,”王欣雨調皮地逗自己娘玩,王欣雨把自己娘手上的夷子都給干凈了,這才給自己娘解開蒙眼睛的。

  “這,這……雨兒這是銀鐲子?”柳氏看著自己右手手腕上帶的閃亮的帶鳳紋的銀鐲子,不可置信地發出疑問。

  王欣雨看著自己娘用手捂著嘴驚訝的樣子,知道自己娘是真的不敢相信,就放輕聲音笑著說:“娘,真的呢,這不我看著您手美,總覺得你手上光禿禿的,然后路過銀店就給你買個嗎?您用得著這么驚訝嗎,真的是,看來在你心里雨兒都是不孝順的,買個銀鐲子您都不相信,哼!

  柳氏哪里不知道這是自己女兒故意在逗自己,但怎么都忍不住眼里的淚花,最后豆大的淚滴都從眼里給流了出來。

  “雨兒,你哪里會不孝順,在娘這你是最好的了,但是娘是沒想到這輩子居然會有帶銀鐲子的一天,”說著這話柳氏的眼淚是越來越多。

  王欣雨知道自己娘是真的沒想過,這也涉及了娘心底最薄弱的地方,娘總是因為這些在人前低頭傷心。

  “娘,這不是帶上了嗎?你快別哭了,不然爹待會看見了還以為我欺負您了,那我可逃不過一頓打,”王欣雨裝著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柳氏看見自己女兒為了故意逗自己裝出來的可憐的樣子,終究是沒忍住笑了出來。

  不過眼底的痛楚還在,王欣雨知道自己娘把這些事情一直放在心底很多年了,不是自己逗逗她就能解開的,還是要把事情說開,不然自己娘以后還是會因為這些傷心。

  王欣雨想著開解自己娘,就故意試探地問:“娘,您為什么因為一個銀鐲子這么傷心呀?”

  聽了自己女兒的問話,柳氏只是低著頭傷心,王欣雨看著自己娘滿心痛楚,又不與人說的樣子,有些著急,這心病是最不能藏著的,不然以后說不定還會影響身體。

  “娘,您就告訴我好不好,我也這么大了,可以為您分擔的,真的,你看我現在不就擔起這個家了嗎?”

  柳氏看著雖然只有十一二歲但是已經懂事伶俐的女兒,給自己心底打了好幾次氣才終于開了口:“當初你姥姥走得早,你姥爺對我是最好的,本來也就這樣挺好,沒想到你姥爺身體后來愈發地不好了,你姥爺怕他走后,我一個人無依無靠的還得給他守孝嫁不出去,就想著給我定親事,當時娘家里錢都用著給你姥爺買藥了,哪里有錢做娘的嫁妝,所以也沒人愿意這門親事,所以最后就訂了你爹!

  柳氏抹了抹眼淚,接著又說:“后來到了這邊,你爹是個好的,但是你奶奶還有你大伯母,總是明里暗里地說我一分嫁妝都沒有還要了她二兩銀子的聘禮,說我是個黑心的,但那錢我都用著給你姥爺辦聘禮了,哪里還有錢!

  柳氏說到這,滿心的委屈都出來了,眼淚是止不住的流,聲音是越發哽咽,王欣雨幫著她擦眼淚,好一會才平復了些,這才接著說。

  “這女人的嫁妝里面一般是有一兩件銀器的,當然鄉下一般是簪子這類輕些的,畢竟沒錢,女人一般嫁到婆家第二天早上都是要帶的,這樣顯示新媳婦娘家家底是豐厚的,婆家也看重些,但娘哪里有,所以因為這個招了不少村里婦人的笑,”柳氏想著當日的場景仿佛歷歷在目,心里更是鉆心的疼。

  王欣雨知道自己娘在想啥,但這是心病,還是得自己娘走出來,“娘,姥爺當初疼愛你,但家里底子掏空了,沒錢給您置備嫁妝,他們是都知道這些事的,但他們還在您的傷口撒鹽,這是他們不道德,這天災人禍的,誰還能一定保證自己不遇到,所以娘你自己應該抬起頭來,這又不是啥丟臉的事,對吧?”

  看著自己娘點頭表示贊同,王欣雨這才接著說:“那對呀,難道當初咱不顧姥爺,拿著錢去買銀制品,那才叫不孝,別人知道了才該嘲笑了,咱們是合情合理的,別人憑什么笑咱們,您說呢娘?”

  


  (http://www.gkpgrv.live/html/100/100865/48342605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gkpgrv.live。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com
660678王中王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