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廢柴異能眾 > 第五十五章 阿布沒有血淚的覺醒史

第五十五章 阿布沒有血淚的覺醒史


  花花聽不下去了。我們人類的面子不要的嗎?

  他沖二哈說道:“靠!一條狗也這么囂張!信不信直接把你做成狗肉火鍋?”

  “哼!白癡!”

  “哇!你竟然還敢罵我!我要吃狗肉!”花花就要沖上去找阿布單挑。

  眾人忙拉住他。許愿勸道:“別!兄弟!小心它咬你!你吃不成他的肉,反倒被他喝了你的血!

  “切!放心!咬了他,我一定會漱口!我才不要喝這白癡的血!喝了他的血一定也會變白癡!”

  “哇呀呀!放開我,我跟他拼了!”

  繆一奇也勸花花:“花!別跟條二哈計較了……”

  “死光頭!你說誰是二?哈士奇就哈士奇,怎么就‘二’哈了?你智商很高嗎?看你的樣子,就是個四肢很發達、頭腦一加一的貨!”看來,奇妙哥踩雷了。

  “哦呲噢!這條狗還真是嘴欠!花!我們晚上一起吃狗肉火鍋吧!”

  “哥!你怎么跟狗也計較上?”繆妙妙勸他哥。

  “閉嘴!肥婆!”阿布連繆妙妙也沒打算放過,“不要以為我沒看見!剛才,提到狗肉火鍋的時候,你都咽口水了!怎么你就這么想吃了我?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身材,油都快滿出來!還吃?”

  “哥!晚上的狗肉火鍋加我一個!”繆妙妙故意吸溜了下口水。

  “也加我一個!”許愿道。

  “唉?它都還沒說你,你怎么先表態了?你這就有點不按套路了!

  “我傻!我非要讓它損我一頓,我才能表態吃狗肉?我干嘛給它這機會?況且,我跟它早交過手了,沒必要再跟它比嘴皮子了!”

  “你交的哪門子手?你不是就被它追著跑嗎?要不是我掩護你,替你挨了幾口,現在你也得上醫院打針去!”石老頭吐槽道。

  國仔見群情激憤,正要替阿布說話,小丫頭卻先出來了:“你們怎么這么殘忍?不要火鍋、火鍋的!這對阿布太不好了!你們想想,如果有怪物說要吃人肉火鍋,你們怎么想?你們就不能換位思考一下嗎?”說著,她走過去擋在了阿布的面前,生怕許愿他們真過來這條嘴賤的二哈。

  許愿他們對小丫頭的天真單純也是無語。他們是開玩笑的,好不好?誰會真去吃一條會說話的狗?哪怕,一顆白菜會說話,也沒誰會去吃了!你不怕吃到什么不干凈的東西?白菜哎!會說話哎!不是被什么附體,就是成了精。這種東西不要它來吃你,就不錯了。

  當然,吃狗肉這事,他們既不反對,也不支持,純屬個人的選擇。你反對,也不用非要人家改掉自己的飲食習慣,更不用斷了人家的生計;你支持,也不用罵別人圣母婊,自己吃就完了。不過,那種完全不顧別人死活非要強加自己意志給人的更年期大媽就不要出來裹挾民意禍害人了。每個養寵物的小伙伴首先該做的就是善待自己的寵物,不要養不下去就扔。這樣不但禍害了你曾經的狗主子、貓主子,也禍害了你們小區的其他人。

  阮萌微還在為阿布出頭呢!阿布卻完全不領情。

  它聳了聳鼻子,然后嫌棄地道:“喂!小丫頭,離我遠點!”

  “嗯?我……我嗎?”小丫頭想不到自己的隊友竟然臨陣反戈。

  “對,就是你!你可真臭!”

  小丫頭低頭驚慌地嗅了嗅自己,然后茫然地道:“不臭?”

  “不臭?也對,你們人類這么遲鈍的嗅覺又怎么可能聞到呢?其實,我最討厭你們這些女人了!沒事就擦什么香水、化妝品,你們不知道這些氣味對我們來說,太刺激了嗎?你們還喜歡裝愛心,非要靠近摸我們!你們不知道,我們的鼻子受了多大的罪嗎?當然,小丫頭你沒這些毛病,這很好!你就是單純的臭而已!話說,小丫頭你幾天沒洗澡了!”

  阮萌微整個臉都黑下來了。她默默地退回了原先的方陣,抬起頭滿臉燦爛地道:“學長,狗肉好吃嗎?我還沒吃過哎!”

  “唉?小丫頭,你怎么變臉變得這么快?不就是說你臭嗎?你確實臭!”它又抽了下鼻子,“不對,怎么還有股腥氣?!我知道了,你大姨……”

  “去死!”惱羞成怒的怪力蘿莉終于忍不住出手了。

  “啊嗚~”阿布慘叫著飛了出去。

  “阿布!”國仔慌忙追了出去。

  小丫頭紅著臉囁嚅著道:“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它……它太壞了!”

  眾人卻紛紛伸出大拇指道:“打得好!”

  尤其被阿布咬過不止一次的某位老先生更是鼓起了掌。他老懷大慰地道:“好徒弟!你可算是為為師報了血海深仇了!”

  不一會兒,毒舌人狗組回來了。國仔不禁抱怨道:“你們這些人,怎么還真跟阿布較真呢?他不過是條狗而已……”

  阿布不滿地在旁邊“嗚”了一聲。

  “……當然了,它也不是一條普通的狗。但不管怎么樣,你們也不該和計較!”國仔那樣子就跟維護熊孩子的熊家長一模一樣。

  許愿不想再跟他們糾纏不清了,忙打斷了國仔的念叨。他道:“先不說這些吧!這阿布又是什么情況?給我們好好說說唄!”

  阿布剛張開狗嘴要吐點什么,花花阻止道:“還是讓國仔說吧!不對的,你再補充。你的口音太重了,有些地方聽不太懂!逼鋵,他害怕萬一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又要跟它吵吵上幾句。只是,跟狗吵架也太難看了!

  阿布只好點了點頭。

  得到了狗主子的同意,國仔才說道:“阿布呢,是我退休后養的。當然,它原本是不會說話的……”

  老楊退休后,跟普通退休老干部一樣,自然也不大適應這突然空閑下來的大把時光。于是,就學人養寵物。阿布就是當時從寵物店買來的。

  當時,阿布跟條普通的二哈一樣,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該犯兒的時候,犯二;該拆家的時候,拆家。完完全全就是一條非常純種的二哈!

  出現變化就是在這大半年,跟老楊變國仔的時間還要早些。某天,二哈就不在二了!

  那天,阿布突然頭腦就清醒了,甚至還能真正聽懂人類的語言。那時的它還沒有意識到這究竟意味著什么,只是突然覺得世界不一樣了,有些陌生,也有些新奇。于是,它沉默了。

  安靜下來的阿布很是讓老楊和老伴著急了一會兒。寵物醫院看過后,得到醫生的保證,他們才相信阿布沒事。至于,阿布為什么忽然安靜了,他們也不知道。也許,狗也有心理疾病,可這能讓他們怎么辦?也沒有專門的寵物精神衛生科!所以,他們只有盡量多陪伴阿布。

  他們這樣的老年人本就孤獨。尤其是兒子也有自己的家庭后,更加如此。阿布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填補了兒子在家里的空缺。平時,他們對待阿布就像對待親兒子似的,F在,阿布突然不正常了,他們自然照顧得更加用心。也是因為如此,阿布才非常認同不是同類的國仔。

  阿布的開竅實際上就是擁有了高級生物的智慧。學習是這類高級智慧生物相同的天賦技能。每一天,阿布都通過認真的觀察,學習著這個星球上最高級生物的知識。它的學習能力是如此的超群,沒有幾天竟然能夠說一些簡單的詞語了。當然,它并不清楚以它的生理結構是不可能“說話”的。它只是通過各種發聲的嘗試,發出了類似的音節而已。這也是它說話含糊不清并且帶有“濃重汪星口音”的原因。

  不過,在學會說話后,它并沒有在老楊夫妻倆面前說過一句話。因為人類的知識也告訴它,人類有多殘忍!尤其是在對待異類方面,他們連對“人”都不手軟,更不用說其他的物種了。沒看電視里放的,大多數的妖精可都是要被打死的。能夠自由自在地談情說愛的妖精只存在仙俠偶像劇里,那連狗都不信!

  阿布也被老楊帶出去和同類玩。覺醒后第一次與同類的接觸,就讓阿布明白自己是特殊的,或許也是唯一的。所以,他更沉默了。

  之后,阿布就在默默地學習中度過。它學習的越多,對這個世界的認識就越深,也就越沉默。它很孤獨,因為根本就沒有交流的對象——跟狗跟人都不合適;它很悲傷,因為發現自己的種族是如此的卑微——既被人吃又被人玩;它又很驕傲,因為自己也許是這個新時代的開始——在看了《猩球崛起》后;它還很憤怒,因為自己學習的對象又是如此不爭氣——地球都被人類糟蹋成什么樣子了——這有點粉絲看某些愛豆的感覺?傊,它的心情非常的復雜。

  其實,它復雜又混亂的情緒都好理解。換誰能說卻不說話,只能干看著,都得憋出毛病來。不管是人還是狗。何況,它自從覺醒后,連狗族基本通用語言——“汪”——都不“汪”一聲了。

  直到他發現老楊變國仔了。

  國仔被石援朝領回家那天,它就蹲在一旁。它聽了整個過程,只聽得目瞪口呆。當然,它的小表情是沒人會注意的。當時的人們注意力可全在國仔身上,誰會去看條狗是不是滿臉的人類表情呢?

  在確定國仔也是特殊的后,阿布就動了心思。經過反復的思考,它決定跟國仔攤牌。因為它覺得國仔是可以信任的人,也是它這個世界愿意信任的“人”。首先是它與國仔的感情。老楊從小奶狗時就當它是家人一樣照顧。而對它來說,老楊也是它在這個世界上的家“狗”。這是這么多年的時間相處下來的結果。盡管,那些年,它的思維模糊不清,但它的感覺還是很清晰的。其次,國是特殊的生物,也成了種族中的異類。它相信,國仔能夠理解并接受同為異類的自己。最后,它實在有些忍不住想找個人交流的欲望了。表達欲本就是高級智慧生物的某種本能。

  于是,它乘著國仔一個人在家的時候,叫了國仔一聲。

  “當時,我就跟你們剛才的反應一樣。但冷靜下來后,又覺得沒什么。我都返老還童了,狗就為什么不能說話呢?”國仔聳了聳肩道,“后來,我們兩個重新調整了一下我們的關系。我不再是它的主人,它也不是我的寵物。我們就這樣成為了朋友。阿布擔心被人知道自己的狀況,所以就讓我保密。到現在,我那老太婆都不知道阿布的事。也正好,我讓阿布幫我做間諜,去廣場看住老太婆,不要讓老張乘虛而入!

  “國仔,沒人關心你們老年人的八卦,不要自己加戲!”花花道,“另外,阿布就只會說個話什么的嗎?這跟鸚鵡有區別嗎?”

  繆一奇道:“花花,這你就不知道了?我家養過鸚鵡。鸚鵡哪能學得了幾句話?它們那腦容量,來來去去也就那么幾句。阿布能夠和我們自由交流,而且說話這么尖酸刻薄,哪是鸚鵡能比?我看,真跟那《猩球崛起》里的凱撒差不多!

  花花不屑:“猩球崛起?我還汪星崛起呢!就憑這條尖酸刻薄的臭狗?他還是小心不要被人抓去做成狗肉火鍋吧!”看來,他對被條狗鄙視還是非常不爽。

  繆一奇點頭道:“那倒是!不過,有點我要糾正你。我覺得,它的尖酸刻薄隨得以前的主人。不是有句話說嘛!父母是孩子的鏡子。阿布跟著國仔長大,學習的對象就是國仔。它說話的方式、語氣自然也是學的國仔!”

  眾人點頭,皆以為然。

  阿布也贊道:“想不到,你四肢發達,頭腦卻并不簡單。我收回剛才的話!”

  國仔滿頭黑線。

  許愿見又說得不著邊際,只得出聲將話題拉回正軌。他問道:“那阿布除了會說話這一點,還有其他特殊的地方嗎?”

  


  (http://www.gkpgrv.live/html/100/100861/483306338.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gkpgrv.live。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com
660678王中王三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