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中文網 > 藥劑師筱筱隨筆 > 第二十二章 突如其來的真相

第二十二章 突如其來的真相


  陳一鳴堅定了自己的決定,他一定要離開臨海,只有離開了臨海,他才能保住他費盡心力找回來的家。

  邱小蟲回了一趟家之后,也覺得陳一鳴的決定也許是對的,回到父母親的身邊,也許才是最合適的地方,只是陳一鳴要付出的代價真的讓她也很舍不得,從世俗的眼光來看的話。

  小湯圓兒喜歡外公外婆,他們陪他做游戲,看繪本,講故事,總之他們可好了,湯圓兒說。

  鄒安安想要找邱小蟲,但是她發現她微信早就拉黑刪除已經找不回來,手機撥過去也是欠費停機,邱小蟲八成已經換了號,她在班級的QQ群留言,邱小蟲也沒有回復。

  除了幼兒園接孩子碰得見,她對現在邱小蟲的生活還真是一無所知,她跟幼兒園老師打聽到湯圓兒家的地址,去了幾次,也沒見到。

  陳一鳴的監控軟件推送了幾次有人來訪,看到監控拍下來的照片,他心里十分憤怒,又存了僥幸,好在他們走的快,等暑假結束,索性把他們留在東洲好了,自己回去處理公司的事情,雖然短時間見不到,但總是比沒有了強。

  只是,陳一鳴沒有想到,鄒安安跟邱小蟲不但是大學同學、室友,更是一個城市出生的人。這就是筱筱說過的,不能強求,冥冥之中自有主宰。

  鄒安安也是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又想要找邱小蟲了,到底是因為文森又一次打了她,她想找邱小蟲訴苦,還是她察覺邱小蟲的記憶有些問題想要澄清,又還是邱小蟲如今生活得這么幸福,她想要去戳破真相。

  她不敢去體察自己內心最深處的想法,不滿面對那樣的自己。

  但是一切只要開了頭,不管你是不是愿意停下來,都會被事情的發展推著往前走。

  邱小蟲雖然自己不去想不去理會,但是那么漫天飛舞的破碎玻璃中那個女人的臉,在她的睡夢中,越來越清晰了。

  小湯圓兒是獅子座的,七月末尾,全家一起給小湯圓兒慶生。

  外公做了一桌好菜,外婆煮了好吃的面,邱小蟲給他定了蜘蛛俠蛋糕,陳一鳴從臨海趕回來,帶來一盒變形金剛組合。

  邱小蟲發現,父親做的一桌子菜,沒有一個海鮮,不由得想起陳一鳴給她做的海鮮宴,而記憶中跟陳一鳴帶著小湯圓兒下到南邊的海邊玩耍,吃海鮮愉快的回憶,怎么看都不對勁。

  她的手機在那場事故中已經壞得徹底,照片已經找不回來了,這讓她特別遺憾,于是她讓陳一鳴回來的時候把照片帶上,她想給外公外婆看一看小湯圓兒小時候的照片。

  帶倒是帶來了,作為掌鏡的那位,她的鏡頭里面,百分之八十,都是小湯圓兒的照片,從他呱呱墜地,到他能翻身能爬,到他邁出了人生第一步,全都是他,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全是陳一鳴帶著孩子玩耍的照片。

  邱小蟲不滿的說:“怎么都沒有我!

  陳一鳴也笑著說:“因為都是你拍的啊!

  外公外婆倒是笑得合不攏嘴,好多照片他們都沒見過,看了一遍又一遍,就好像是把小湯圓兒的這幾年,重新參與了一遍。

  邱小蟲見到父母那么開心,也就安心了。

  陳一鳴來之前,又去見了次海濱廣場,他見到了鄒安安,遠遠的,鄒安安在海濱廣場四處找,一圈一圈的,陳一鳴不知道為什么,他心里十分清楚鄒安安在找什么。

  但是他不知道為什么,明明那只布偶貓就在廣場的燈柱下面,鄒安安卻看不見,她繞著廣場走了好幾圈,好幾次經過那只貓的身邊,可是她看不見。

  陳一鳴見到那只貓看向自己的方向,對自己笑了笑,他心里一凜,搖搖頭,他不想讓鄒安安看見他。

  陳一鳴也不理解鄒安安的執著,明明她自己的生活一團糟,但是為什么她不先解決自己的問題呢?

  而鄒安安又是怎么會知道海濱廣場有什么的呢?

  等到鄒安安悻悻離去,他才跟上那只貓去了到店里,問起鄒安安的事情,顏如玉臉上毫無同情,只是有些怒其不爭的說:“這是她自己的選擇,無論什么后果她都只能自己承擔,而且她也并不是毫無出路,她不愿意走出來,那是她的事情!

  陳一鳴才知道鄒安安跟顏如玉他們有過別的緣分。

  筱筱聽了陳一鳴的擔憂,想了想說:“這沒有別的辦法,你不如從別的方面和角度想一想如何挽回吧!

  陳一鳴雙眼通紅:“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筱筱搖搖頭。

  顏如玉把他送了出來,一個十來歲樣子的小女孩,憤怒的跟著阿布身后,也不知是誰得罪了她。走到了門口,顏如玉說:“其實他心腸還是很軟的,雖然看著冷清!

  陳一鳴想說什么,還是搖搖頭:“我知道,他已經幫了我太多了,我也不能再提過多的要求,這件事情,總歸還是我自己要去處理的!

  陳一鳴在筱筱這里的時候,邱小蟲在家里翻到了一張照片,那是她的書桌上一本她最喜歡的小說里夾著的。

  照片里,鄒安安和她,在臨海海濱廣場的海邊上笑得燦爛,老式的照片,上面還有日期,她掃了一眼,就愣在原地了。

  那是小湯圓兒出生的當月,她如何可能在臨產的時候,青春靚麗的跟鄒安安在海邊游玩?她的身形,無論如何是不可能把小湯圓塞進去的,她清楚的記得小湯圓兒出生之前,她手腳浮腫,完全連鞋子都穿不上。

  無論是陳一鳴如何防備,無論鄒安安如何想揭開真相,邱小蟲以誰都沒想到的方式發現了自己記憶中的沖突。

  畢竟誰也不能一面做少女,一面生孩子。

  如果跟鄒安安在一起青春洋溢的才是自己,那么跟陳一鳴生兒育女的又是誰?自己腦中那些記憶,那些美好的回憶,那些生產的痛,哺乳的痛,養育的不易,都是什么?

  邱小蟲的頭很疼,這些紛雜的記憶擾亂了她的腦子,好在小湯圓兒跟外公外婆去樓下游樂園去了,家里只有她一個人,沒有誰發現她的異常。

  邱小蟲心里煩亂,坐立不安,她給媽媽打了個電話,說要回臨海市去,請他們帶小湯圓兒兩天,就離開了。

  陳一鳴第一時間接到了外婆打來的電話,默然半分鐘之后,他說:“您放心,我會處理好,也感謝您和父親的理解和支持!

  外婆也勸慰他:“應該是我們感謝你才對,不用太強求,她是個好孩子,你好好說,她能理解!标愐圾Q掛了電話,久久無語。

  邱小蟲到了臨海市的家里,四處翻找,她要找結婚證,結婚照,任何有她和陳一鳴記憶的留存。她記得他們跟風去了海邊,拍了一組十分惡俗的影樓風婚紗,效果十分城鄉結合,還跟影樓掰扯許久,后來老板送了他們一組古風照,這才了了。

  但是家里沒有任何的結婚證結婚照,甚至任何合影,任何能留存的影像家里都沒有。

  邱小蟲不想打電話給陳一鳴,既然他不讓自己見到,自然有他的原因,邱小蟲想了想,出了門,到了他們拍照的影樓。

  門口有許多樣片,就好像是作為報復,那組十分惡俗的海邊風被作為樣片放在了門口,邱小蟲站在門口許久,她無法面對,卻不得不面對。

  連門都不用進,就是這樣突如其來的就明白了。

  原來是這樣,稍顯青澀的陳一鳴,身旁的,是另外一個女人,這照片,邱小蟲記得的,是她和陳一鳴去拍的,但是相片里面,卻是另外一個人,是那個漫天破碎的玻璃里面的人,那個在她無數個夢魘里面日漸清晰的人。

  唯獨不是她自己。

  那么多的記憶,美好的傷痛的,唯獨不是她自己的。

  她也想起來了和鄒安安的爭吵,吵完了之后,她乘上一輛公交車,然后轟隆的倒塌聲之后,再也沒有任何記憶。

  所以她算是什么?借尸還魂?

  陳一鳴又為什么會照顧自己那么久?

  她想不明白,她出了門,乘上一路公交車,漫無目的,等她回過神來,她已經來到海濱廣場。

  一只布偶貓蹲在廣場的燈柱下,靜靜地看著她,什么情況,她竟然從一只貓的眼神里看出了同情和憐憫。

  她不動,貓不動。

  她剛想走開,那只貓朝她走了過來。

  邱小蟲不喜歡小動物,尤其貓貓狗狗,掉毛、難收拾,作為工作就已經耗盡心力的,休息的時候就想癱著,實在不想再伺候小動物了。

  所以她看到那只貓走過來的時候,第一個反應時逃開,但是這只貓的美貌讓她停了下來,只要不接觸,應該就沒關系了吧。

  那只貓走過來,喵了一聲,邱小蟲心想,它是再說“跟我來”,不知道為什么,她就是知道。

  就好像是腳不聽使喚,她跟著那只貓走了,走過七拐八彎的小巷子,把紅塵拋在了身后,人間煙火、俗世繁華,都留在了身后,包括所有的煩惱和痛苦。


  (http://www.gkpgrv.live/html/100/100845/48631504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gkpgrv.live。小說中文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xszww.com
660678王中王三肖中特